恋上你看书网 > 都市言情 > 覆手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寒子案(下)

覆手由恋上你看书网(m.dingdian99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  桑尼在办公位看电脑,这是松田发给寒子的邮件,内容很丰富。松田总调查时间为三周,跟踪了目标一周时间。详细记录了目标活动情况,还配上照片。这和寒子被诬陷有直接关系吗?
曹云又来了,桑尼切换到桌面:“又来?你很闲吗?”
曹云笑嘻嘻:“我来问问什么时候指控,这都多少天了,证据也有了,赶紧告。”
桑尼狐疑看曹云:“什么情况?”
曹云凑近:“我要和寒子单独谈谈,你们不控告寒子,我就没办法和她单独谈。”案件侦查阶段,律师和嫌疑人接触,需要警员在场。所有递交的文件都需要警员检查。两人交谈的内容有可能做为呈堂证供。
桑尼:“知道了。”
……
拘留室,桑尼客串警员。
寒子道:“你记得让我别管那谁的事了吗?”
曹云点头:“是。”寒子接受拍照调查委托,意外发现委托人是越三尺。曹云得知后制止她深入调查。
寒子道:“没过多久,我因为南宫腾飞的委托去了一趟名唐,请之前认识的松田帮我调查目标的实际资产。我和松田去了一趟目标的公司,我竟然看见了那谁从写字楼电梯出来。一名中年男子送那谁到写字楼大门才返回。我就让松田顺便帮我调查下这名中年男子的情况。”
曹云皱眉:“我不是说你别管了吗?”
桑尼:“什么事别管?”
寒子:“我发现她有刻意的伪装,肯定有事。”刻意的伪装瞒不过寒子这样的侦探,反而吸引寒子注意到越三尺,而后认出了越三尺。什么是刻意伪装,比如口罩,比如假发等。
桑尼:“到底什么事?”
曹云问:“然后呢?”
寒子道:“我和松田交代后开车跟上了那谁。她开车前往名唐郊区,到了郊区后车速提的很快,我不敢跟的太紧,把她给丢了。自从名唐回来之后,我就发现似乎有人在跟踪我,还有人进入过我的房间。我特意布置了反潜入手段,要么对方太高明,要么我庸人自扰。”
“OK。”曹云道:“就这样吧。”
桑尼一把拉住:“什么鬼?那谁是谁?”
曹云道:“寒子梦到鬼了,我告诉她,鬼是不能惹的。”
“你XX!”当我傻子。
曹云看桑尼:“我就想把这件事给处理了。我才不管哪一方利益,我只关心我家寒子。OK?也许过上几年,我会告诉你真实情况,但现在不行。”
桑尼:“行,你告诉我那谁是谁。”
曹云:“对不起,无可奉告。我先走了。”
寒子举手抓五指表示再见。
桑尼目送曹云离开,拿起话筒:“寒子,什么情况?”
寒子:“我好喜欢他说:我家寒子。”
神经病!桑尼把话筒扔到一边。
从言语蛛丝马迹中可以发现,那谁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人。重要到曹云警告寒子不要追查。但是那是谁呢?再问曹云?肯定不行,曹云已经交底了,他不会为任何利益,包括正义,法律等立场帮助桑尼,他首要任务是帮寒子解除麻烦。
也许曹云能打赢这官司,但是曹云被人盯上后,就算能赢下官司又如何?这件事必须彻底解决。桑尼并不知道,要解决这件事,曹云也要冒极大的风险。
……
越三尺御用骇客广本坐在公司自己的办公室内。刚开完早会,他的心情不错,自己的产品市场占有率进一步上升。这要感谢那些写病毒的骇客,没有他们,人们就不需要防火墙,不需要杀毒软件。
接待员敲门进来:“广本先生,有一位叫曹云的人想见你。”
“曹云?”广本一愣,他很惊讶曹云能找到自己,更惊讶曹云敢找上门。
广本道:“请他进来。”
曹云进入,接待员关门离开,广本走出办公位,带着莫名其妙的表情:“曹先生,我们认识吗?”
曹云呵呵笑:“既然我找上门,我想我们应该认识……怎么?不请我坐吗?”
“请坐。”广本示意曹云在沙发落座:“曹先生喝什么?”
“咖啡,黑咖啡。”
广本按桌子上的对话按钮:“麻烦送两杯咖啡。”
广本在曹云对面落座:“曹先生什么时候来的名唐?”
曹云道:“昨晚,开了几个小时车。听说名唐明天有一场直升机展,过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机型。”
广本:“一个人开夜车?看曹先生精神还是很好。”
曹云道:“要办正事,只能委屈精神了。”
说话间,接待员送来咖啡。广本交代:“有电话都帮我推了。”
……
广本开门见山问:“曹先生找我有事?”
曹云道:“我最近遇见一个棘手的案子,想请教下广本先生。”
广本笑:“曹先生作为东唐的大律师很会开玩笑。”
曹云认真道:“我有一位朋友被人诬陷被捕,广本先生知道吗?”
广本一愣:“谁?”
曹云:“严子寒,寒子。”
广本惊讶:“寒子被捕?这我不知道。”
曹云品味一会:“我信,我要参加明天的直升机展,已经预定了超虾大酒店房间。如果广本先生有什么最新的消息,可以打电话或者直接找我。我很乐意和广本先生一起吃晚饭。”
广本狐疑:“曹先生,我不太理解你的意思。”
曹云站起来道:“如果你不理解,我们都会有麻烦。不同的是,我愿意为寒子惹麻烦,我相信广本先生不会想有麻烦。打扰了,再见。”
……
广本心有疑虑,但表面还是很礼貌客气的送曹云离开公司。回到办公室后,广本联系了越三尺:“曹云找我。”
越三尺吓一跳:“他找你?”且不说曹云怎么知道广本,曹云这么找上门,有点图穷匕首现的意见。
广本道:“他说严子寒被人诬陷,已经被检方逮捕。”
越三尺:“严子寒被捕了?我……我现在在放假,不知道这件事。”
广本道:“曹云的意思是希望我能给他的一个交代,但是交代什么?什么事?”
越三尺:“我大概猜到了一些……不过,曹云知道的是不是太多了?他还知道什么?”
广本:“什么?”
越三尺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找上你,所以我也不肯定他知道多少?你回复他,事情应该会很快解决。最后告诉他,回东唐后,某人等他请吃饭。我……我小看他了……我还是小看他了。为了寒子翻一张底牌,我都有点转不圈来。这件事千万别声张,我大概猜到所有的情况,我会处理好。”
广本:“好的。不过我想问一句,你为什么要去招惹曹云?你自己说你怀疑他和大联盟重要成员有一定的来往,特别是王传的案子让你认定曹云对大联盟有一定的了解。”
越三尺:“不是我,我很乐意和他做朋友。你别问了,这件事我来处理。”
“好吧,有需要给我电话。”
……
三天后,三课探员桑尼收到了一份包裹,里面是一份视频。记录了某被变声的声音和赵三对话,对方将一包用毛巾包裹的硬毒交给赵三,并且交代,上面有指纹。而后交代赵三要怎么做,做什么。
完毕后,对方要求赵三复述一次计划。赵三说明,他将在小区附近转悠,等寒子回家后前往地下停车场。上寒子的车,将毛巾内东西放到汽车抽屉内。而后开车转悠,等待警察到来。同时复述了自己怎么和警方说明与交代。
最后变声声音告诉赵三,头款二十万已经进入一个叫赵六人的户头。赵六是赵三母亲的表舅,老人家常年一个人在农村里生活。赵三用赵六的身份开了银行卡。在事情办完后,赵六户头再收到三十万。
寒子因此被释放,桑尼坚持不移交案件给检方的态度受到了三课课长的表扬。课长怼检察官最终胜利,也让他倍有面子。接下去就是追查幕后主谋。桑尼将案件移交给了一课,因为一课负责重大案件。寒子被诬陷是小案,赵三遇害是大案……
与此同时,曹云在枫叶小屋和越三尺一起吃晚餐。
……
前文介绍过枫叶小屋,每个度假屋有自己的私人小沙滩。渡假村送来了篝火桶,厨师带来了全羊,湖边现场烤羊。烤好一部分就用刀切下来,由服务员端到越三尺和曹云就坐的桌子。
“很会享受。”越三尺评价。
曹云道:“云隐的影响。由俭入奢易,享受其实很简单,就是钱。”
桌子距离篝火挺远,越三尺看了看篝火边的厨师和服务员:“怎么找上广本?”
曹云:“寒子回忆起自己在名唐的事,她无意中发现你和广本会面,她跟踪你。没多久她被诬陷,我猜其中一定有关联。”
越三尺道:“说重点。”
曹云:“重点?”
越三尺:“重点。”
曹云:“一定要说?”
越三尺:“你的事情处理好了,我的事情我不知道能不能处理好。”
曹云点点头:“因烈焰过于嚣张,东唐就以神探你为主,和搜查一课秘密组建了烈焰专案组。调查到一半,你突然性情大变,进入了半隐居状态。一个人住在偏远的地方,甚至不和自己的闺蜜叶乐有太多的往来。我记得我提供给你一份信息,烈焰服务员很可能是一对双胞胎。寒子等不少私家侦探接到委托,拍摄一些姑娘们的正侧面照片。寒子无意中发现,自己拍摄的对象是双胞胎之一,其他私家侦探拍摄的对象也是双或者多胞胎中的一员。心有疑虑的寒子就多了一个心思,结果发现雇佣私家侦探的人是你。”
曹云道:“到这一步我能理解,你担心打草惊蛇不想使用警方力量调查烈焰。就在各侦探交货后不久,你就开始消极怠工。我个人认为,你掌握了烈焰的重要线索。但是我无法肯定实际情况。一个可能,你发现了烈焰重要线索后认为,自己无力也不能继续追查下去,这可能危害到自己的安全。我们都知道,当人或者团队面临灭亡的时候,所有的规则都不是规则。还有一个可能,你发现烈焰内可能有自己的人。”
曹云:“你不用和我解释或者说答案,我没有兴趣知道。我知道无论哪个原因,我知道的太多了。没办法,寒子这事太难办了,我只能兵行险招。”
越三尺:“我认为我应该解释,还有第三个可能,我确实找到了重要线索,甚至知道一名核心法官的身份。这名核心法官我的前辈,也是我的长辈。但是我并不是因为这些原因而放弃调查。寒子跟踪我的那次,我是去找我爷爷商议这件事。”
越三尺道:“这名核心法官是我爷爷的学生,我爷爷告诉我,就算抓到他,也只是抓到他而已。烈焰三法官,一位肯定是非常有钱的人,其中还有一位是熟悉司法的人。我爷爷问我,你现在抓了一条大鱼,你是想用这条大鱼去钓鲨鱼,还是想吃掉这条鱼呢?”
越三尺爷爷非常了解这位学生,这位学生对如今过于沉疴的法律条文痛恨有加。他认为法律过多的保障了嫌疑人的权利,导致无孔不入的律师们为了金钱无底线,无良知。他一直希望有一个补正法庭。
越三尺:“我爸是名唐局长,他是我爸的挚友。原本他的事我想由我爸来追查。但是被他发现了。他约见了我,我承认他的理念是对的,但是我不苟同他的想法。最终我们达成协议,我不再追查此事。但是寒子的调查让他警觉,他认为寒子在怀疑我的身份,寒子甚至还追查了我的朋友广本信息。于是他通过大联盟网络,准备刺杀寒子,以阻止寒子的进一步调查。”
越三尺道:“他委托了一家商户刺杀寒子,但是商户反馈信息,大联盟客户部要求他们拒绝这个委托。他联系客户部,客户部告诉他,目前曹云正在帮助大联盟做一件很重要的事。所以暂时不能刺杀寒子,建议将来也最好不要刺杀寒子。”
越三尺:“最后就变成了诬陷,你找上门,我联系了他,他说这次就算双方打和。”
曹云吃羊肉:“你没问我在帮大联盟做什么事?”和猜想不一样,人家根本不在乎杀死寒子,只是恰巧因为自己是六月案的律师,所以大联盟给自己和自己朋友送了一面免死金牌。
越三尺:“你也没问他是谁。”
曹云笑,这件事似乎就到此为止了。..

恋上你看书网(m.dingdian99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覆手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dingdian99.com